這部豆瓣9分的電影火了整整20年,原因:它擊中了幾十萬人的絕望

這部豆瓣9分的電影火了整整20年,原因:它擊中了幾十萬人的絕望

相信很多人喜歡燒腦電影,每每看完都意猶未盡,伴隨著對電影的思考,繼續第二遍、第三遍、第四遍,直到能基本看懂燒腦電影的內容。

而燒腦電影里,較多是關於人格分裂的題材,譬如《致命ID》、《機械師》、《禁閉島》等,從受歡迎程度來看,人格分裂的題材至今依舊火熱。

就比如今天這部1999年上映的電影,豆瓣評分目前保持著9.0的高分,33萬人給出五星好評,好於99%的懸疑片。

這部電影就是——《搏擊俱樂部》。

對於燒腦愛好者來說,《搏擊俱樂部》一定是他們反覆觀看過的經典作品之一,好看是只是次要原因,一兩遍看不懂這部電影才是真正的原因。

這部電影用強烈的代入感吸引觀眾,影片充斥著大量的旁白,但是卻沒有給觀眾造成疏離感,反而讓觀眾慢慢走進主角的內心世界,跟著主角一起感受心中的夢魘,甚至有觀眾打趣:「男主角的台詞我都能記下來了。」

跟所有燒腦電影一樣,一旦被參透了結局,這部電影的魅力也將驟減,而《搏擊俱樂部》139里幾乎處處都是要點,不讓觀眾有些許分心,每一分鐘都會讓觀眾讚不絕口。

影片請來了布拉德·皮特和愛德華·諾頓兩位型男,電影中兩人一攻一受,搭配上大衛·芬奇的「暗黑小清新」風格,滿足了大多數女觀眾的幻想。

電影的主題很簡單:我是誰,我在哪兒,我怎麼樣才能找到自己?

傑克是一名汽車公司的白領職員,西裝革履的他外表光鮮,但是日復一日的生活讓他覺得格外煩躁,每周一醒過來,他就憧憬著下周的到來。

他不喜歡自己的工作,不喜歡咄咄逼人的上司,生活毫無激情的他,只能靠著瘋狂的消費來滿足內心的空虛。

日子久了之後,傑克開始每晚失眠,無法入睡,精神恍惚的他長期處於一種半睡半醒的狀態,他陷入了人們常說的中年危機。

他不是沒想過拯救自己,他帶著朦朧的雙眼去看心理醫生,醫生讓他去看一些比他過的更慘的人。

傑克去了,他來到重症監護室看了看,又參加了睾癌患者的經驗交流互助會,他遇到了真正的悲傷和痛苦,傑克的困擾在他們面前根本不值一提。

他遇到了已經接受手術的鮑勃,鮑勃雌性激素旺盛,本來是男人,卻擁有了女人的體態,他抱住傑克痛哭,傑克也偽裝成病患大哭了一場。

誰曾想這個經歷一掃他心中的陰霾,他居然不失眠了。

於是他痴迷上這種治病方式,把病患交流會當做度假一樣,又參加了各式各樣的病患交流會,似乎別人過得越慘,越能減緩他心中的痛苦,一副「幸災樂禍」的模樣,靠著這種自欺欺人的方法苟活下去。

然而一個女人的出現,打破了傑克原有的計劃。

在一場交流會上,傑克發現一個名叫瑪拉的女煙鬼,跟自己一樣裝成病患混了進來,瑪拉的做法跟傑克一模一樣,靠著別人的痛苦苟活在世上。

每每看到瑪拉,傑克的內心就會異常煩躁,因為她就像一面鏡子,傑克在她身上又看到了曾經的自己,結果傑克又開始失眠了。

傑克逮著瑪拉一頓臭罵,然而他不得不承認,瑪拉的存在似乎提醒自己跟她一樣,是一個沒有癌症的騙子。

於是二人商議,從此以後不再參加任何形式的交流會,臨別之前傑克忍不住留了瑪拉的電話。

絕望之際,他遇到了自己的救星——泰勒。

泰勒的生活簡直就是他最憧憬的,泰勒是一個痞子英雄,生活毫無規則、隨心所欲,也可以說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混蛋。

他可以在餐廳的食物里撒尿,可以在兒童電影里插播不雅片段,可以去醫院偷人體脂肪,在別人眼裡這都是混蛋至極的事兒,然而在傑克眼裡這都是英雄之舉。

於是傑克下定決心跟著泰勒混了,他也要解除心中的壓力,徹徹底底和過去的自己告別。

恰巧這個時候他的公寓遭到了爆炸襲擊,他搬進了郊外泰勒殘破的小房子,兩人到處搞破壞。

一天泰勒要求傑克狠狠揍自己一頓,傑克沒有懷疑,大力一拳揮了上去,兩人立即扭打在一起,事後傑克就像打通任督二脈一樣,整個人瞬間神清氣爽。

在泰勒的建議下,兩人合辦了一個「搏擊俱樂部」,但是俱樂部的名字不能泄露,搏鬥的雙方也不能穿戴任何護具,所有新人必須參加一次搏鬥。

這個俱樂部旨在讓生活在城市裡的人發泄負面的情緒,成員也都是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人,他們有餐廳服務員、保安、清潔工等等,他們每周都會到俱樂部毆打別人,或者被別人毆打,生活中所有的不滿意全都用拳頭髮泄出來。

暴力讓這些人體會到酣暢淋漓的感覺,俱樂部的人也越來越多,連之前在和交流會的鮑勃也加入了,他們沉浸在俱樂部無法自拔。

此時傑克和瑪拉之間的感情也變的撲朔迷離,他不捨得瑪拉,又把瑪拉拱手讓給兄弟泰勒,甚至在晚上的時候,偷偷在門外聽著泰勒和瑪拉的激戰。

隨著俱樂部人數的增多,以及泰勒宣揚各種暴力觀念,人們的怒火不再滿足於俱樂部里的搏鬥,俱樂部的人開始走到外面搞起了破壞行動。

形勢的發展越發超出了傑克的想像,破壞行動越來越多,直到鮑勃的死亡他才發現一切都越來越不對勁兒。

更荒謬的是,他發現泰勒有一個計劃,他準備炸毀所有的信用大樓,然後重建城市的秩序,讓所有人重新開始,此時傑克想到了報警,沒想到連警署內部的警察都是自己俱樂部的會員。

但他此時有一個重大發現,泰勒這個人根本不存在,所有的事情都是他自導自演的,都是他內心博弈的產物。

最後,他對著自己開槍,眼前不該存在的泰勒,從此煙消雲散。

電影最後,傑克拉著瑪拉的手,站在屋子裡看著窗外的高樓大廈,大廈忽然傾塌,這一幕既浪漫又悲慘,傑克終於和自己心愛的人手牽手走向世界毀滅。

整部電影其實可以分為三個階段,第一階段就是傑克被物質奴役,每天做著自己不喜歡的工作,怨天尤人卻毫無出路。

第二階段就是遇到泰勒,他的心裡開始發生變化,他開始成長,追求自由,追求暴力,他的生活逐漸被激情淹沒,他重燃了對生活的希望,然而這種成長沒有約束,不受控制,這也是他自我毀滅的過程。

第三階段就是傑克找回自我的過程,他開始厭惡泰勒玩世不恭的態度,厭惡他的暴力觀念,甚至在搞清泰勒是他的人格分裂之後,他放棄自己的私慾,選擇向自己開槍來維持社會的穩定。

整部電影里,傑克都處於一種痛苦的狀態,他嚴重失眠,設計炸毀了自己的房子,用化學藥劑灼傷自己的手,甚至用自己的拳頭不停毆打自己。

然而正是這種疼痛感,才讓傑克認清真實的自我,他瘋狂行為的背後是他對自由不羈的渴望,雖然他最後妥協了,接納了那個懦弱的自己,但是他身邊站著的是心愛的女人,背後是安穩的生活。

那些瘋狂的自由,就像那些倒塌的大樓一樣,不要也罷。